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档案史话 > 正文

奥运奖牌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4日 08:45 发布者: 

奥运奖牌背后的故事

王敏展示2008年北京奥运会奖牌

日前,笔者专访了奥组委的奥运形象与景观总监、奥运奖牌设计团队总指挥、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王敏教授,他向笔者披露了奥运奖牌背后的一些故事。

筒子楼里完成“奖牌设计”

2008年奥运奖牌方案公布以后,很多人会有一种疑问,为什么没有公布奖牌的设计者,也没有说最先是谁想到的这个方案。

王敏教授告诉笔者,“作为奥运奖牌设计中标单位,‘金镶玉’的设计方案凝聚了多位中央美术学院师生的心血。”2006年1月11日,北京奥组委向全球发出公开征集奖牌设计的邀请,并向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等11家专业机构抛出定向邀请的绣球。接到邀请函,杭海、王沂蓬、许平、肖勇、刘洋、薛梅……中央美院的4位老师11位学生,立刻组建了工作室。

“当时设计学院的新楼还在盖,我们团队的工作就是在简易筒子楼中一间12平方米的房子内进行的。在设计的前期,主创团几乎是24小时轮班工作。为此,他们专门在小房间里放了一张简易折叠床。由于奥组委有保密的要求,当时的设计文件不能随便拷贝和传阅,用完的草稿也不能随便丢弃,只能在室内堆积。为了怕感染病毒,设计用的电脑不能上网。同学不能过来串门,老师也是只能限时来访。为了做好保密工作,房间内的窗户上都糊上了报纸。这个小屋不能开窗,连墙都不能有缝,可想而知,夏天会异常闷热。”说到这里,王敏教授很感慨:“即便是这样的创作环境,师生们还是上下拧成一股绳,不图任何酬劳,进行义务创作。”

国际奥委会对于北京奥运会奖牌设计提出两点最基本的要求。第一,要特别,就是与以往的奥运会都不一样;第二,希望它有中国特色。王敏教授向笔者回忆起此前的诸多设计方案:“一开始设计的艺术方向是比较多元的,几乎所有能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的圆形物件都被尝试了一遍。”在大家的努力下,前期共产生了100多个方案,设计团队随后逐步进行提炼、筛选,产生了十几个主要的创作方向。虽然创意很丰富,但找不出哪一种是大家都满意的。

“奥运会奖牌设计为什么不能用玉呢?”不知道谁的一句提醒,在冥思苦想的大伙儿中炸开了锅。“对啊!俗话说,‘有国必有玉,无玉不成国’、‘君子比德于玉’,中国几千年的玉文化不正是鲜明的中国特色吗?”受到启发的杭海教授立刻查阅了国际奥委会关于奖牌设计的规定:冠军和亚军的奖牌必须是银质,纯度等级至少在925和1000之间,冠军奖牌须镀有总重量不小于6克的纯金,季军奖牌须为铜质。也就是说,在保证奖牌材质和重量的原则上,是可以加入其他材质的。灵感突发的大家,立刻四处搜寻资料,埋头于中国玉文化的研究中。几天过去,一张东汉龙纹玉璧的图片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就是要这种雍容华贵、顾盼生辉的感觉。”大家达成共识,决定以玉璧来设计奖牌。一个多月过去,经过反复推敲和修改,设计图完成了:奖牌背面的边缘为金属,中心为玉,玉中央“端坐”着北京奥运会会徽“中国印”。

王敏教授介绍:“以往奥运会的奖牌在材质的使用上均没有突破,北京奥运会奖牌创造性地将玉嵌其中。这一设计不仅符合国际奥委会的相关规定,也彰显了‘玉’的高贵品质,含玉金牌既体现了对获胜者的尊重,又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体现了中国人民对奥林匹克精神的礼赞和对运动员的至尊褒奖。”

2006年10月,王敏教授作为奖牌设计的发言人向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做过陈述。他说:“在奖牌里嵌入玉是我们的首创,我很担心奥委会出于奖牌金属识别性的考虑而拒绝方案。但出乎意料的是,奥委会成员对这个设计非常喜欢,都竖起了大拇指。他们认为这能给奥林匹克留下一笔遗产。”现在回想起来,王敏还有些难掩兴奋。

寄往奥委会的特殊录像带

确定“金镶玉”这一创意后,要解决的是技术上的难题:如何将玉在金中镶好、镶牢?

要镶好,首先要在颜色的搭配上符合美学的要求。金的颜色很难与别的颜色搭配,搭配不好的话很容易显得俗气。白颜色则是最容易搭配的颜色,与大多数颜色搭配在一起都好看,两者的搭配不会显得突兀、俗气。白玉的品质最高,用它来与金牌搭配;与银牌搭配的是青白玉,它的颜色稍冷一些,跟银的颜色比较协调;和铜搭配的玉是青玉,颜色稍微深一些,刚好配合铜牌的气质。

色彩搭配的问题解决了,但为了使“金”、“玉”材料达到视觉上的完美结合,奖牌修改完善小组对玉石在牌面所占的比例又进行了多次调整、尝试,最终将奖牌背面金属边缘的宽度由3.5毫米增加到6毫米,从而突出奖牌的金属质感,增加了金、银、铜奖牌的识别性。

对于北京奥组委的奖牌创意,国际奥委会深感新颖,但批复的条件很明确:必须最终确认这块奖牌的玉石损毁率很低。他们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根据往届奥运会经验,有些运动员在获得奖牌后处于兴奋状态,有时会用牙咬一下,甚至会抛向空中,从而造成奖牌的损毁。即便不考虑这种极端情况,北京奥运会的奖牌也必须保证在意外情况下摔落时的抗冲击性,防止金玉脱落开来甚至“玉碎牌损”。

“怎样让玉不碎?我们花费了很多不眠之夜。”王敏教授称这既是最让他们操心的,也是国际奥委会最大的顾虑,加了玉的奖牌是否能抵抗外力冲击?王教授说,很多技术还是在保密阶段,但可以透露不只用一种保护手段,而且做了很多测试。

负责此项工作的王沂蓬教授最初请教了许多专家,但得到的答复都是“不可能”。无奈之下,王沂蓬只得带着学生自己想办法,一开始他们制定了四个方案。然而第一次试验从1.5米的高度掉落时就碎了,更别提满足国际奥委会提出的从2米高处落下不碎的要求了。

“玉石后面直接就是金属,要防止它掉地上不碎,就必须将振动的波消除掉。”数次试验失败之后,王沂蓬开始考虑在金属与玉之间填充特殊材料,以达到消除振动波的效果。经过与生产厂商反复“讨价还价”,王沂蓬有了2毫米的“发挥空间”。

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材料填充在金属与玉之间形成缓冲,王沂蓬等人又查遍了国内外有关方面的资料文献,访遍了材料学专家、玉方面的专家以及雕塑方面的专家,最终选定了一种航天材料。

2006年12月28日,奖牌设计修改完善小组在设计学院第二工作室做第四次奖牌跌落试验,虽然依然紧张,但王沂蓬心中却有了底。在奖牌下落的几秒内,王沂蓬的眼睛一眨也没眨。在那几秒后,等候在工作室的学生们接到了他的电话:“给奥组委打电话吧,通过了。”

之后,国际奥委会的总部收到了北京奥组委寄来的北京奥运会奖牌实物,这其中还包括了一盘录像带。在这盘录像带中,镶嵌着玉石的奖牌从2米的高空中自由坠落——镜头定格在掉落在地上的奖牌上,玉石毫发无损。

“金玉”终成“良缘”。今年1月份的协调委员会全会上,协调委员会主席威尔布鲁根看到奖牌以后,只说了一句话:“太好了,我马上可以向罗格先生进行报告。”随后的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上,北京奥运会的奖牌方案顺利通过。

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一贯温和绅士的王敏立刻绽放出热烈的笑容:“我坚信,2008年奥运会一定是历届最辉煌,最引人注目的一届奥运会!当然,我也希望我们设计出的奖牌能尽可能多地留在中国。”

 

原载于《档案大观》2008年8月15日 376期一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