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档案史话 > 正文

寻找安葬瞿秋白遗骸的经过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4日 08:47 发布者: 

寻找安葬瞿秋白遗骸的经过

长汀瞿秋白就义纪念地

瞿秋白只活了36岁,他是中共继陈独秀之后的第二位高层领导人,1935年6月18日,在福建长汀从容就义。遇害后,国民党36师把他的遗骸秘密葬在了何处?后来是如何找到的?又是如何下葬在北京八宝山的?今年是瞿秋白110周年诞辰,让我们重温一下这段历史。

寻找遗骸经过

1951年6月,中共福建省委遵照党中央的指示,给中共龙岩地委、龙岩专员公署、中共长汀县委、长汀县人民政府下达指示,要求组织得力干部寻找瞿秋白烈士的坟墓。1951年8月,中央人民政府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以谢觉哉为团长、李步新为副团长前来当年的闽西苏区访问,这也是建国以后党和政府第一次派出访问团对老革命根据地人民进行慰问。8月20日下午,访问团从瑞金到达长汀,他们参观了毛泽东、朱德、陈毅在长汀、连城新泉和上杭才溪乡的旧居,看了福音医院、省苏旧址和松毛岭战斗遗址,看了瞿秋白、何叔衡同志的殉难处。在殉难处,谢觉哉指示随行的福建省、市、县领导,要尽快组织人员寻找瞿秋白的遗骸下落,并要求为瞿秋白立纪念碑。

按照中央与谢觉哉的指示,时任福建省人民政府主席张鼎承立即电告长汀县人民政府,要他们迅速组织力量寻查瞿秋白的遗骸。长汀县县长游荣长根据中央及福建省人民政府的指示及时召开会议,组织成立了调查、发掘瞿秋白遗骸的领导小组,由长汀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朱其昌担任组长,从县组织、人事、民政、教育等各部门抽调人员组成调查小组。

因为当时在场的人都不知道瞿秋白是何人也,更不知他就义后遗体葬在何处。事隔16年,可证实瞿秋白埋葬地的只有当年给瞿秋白收尸抬棺的4个人,这4个人其中长汀本地人两个,江西人两个。其后有3个人已先后去世,健在的只有一个人。此人名叫张永福,长汀当地人叫他老张子,专门以收尸抬棺谋生。

调查小组找到张永福后,据张永福介绍,收尸时他曾听到一个国民党士兵说“今天枪决了一个共产党头目”,所以当时他特别在意,还记得当年烈士穿的是白内衣、黑外衣、白内裤,与瞿秋白临刑前所拍的相片一样。烈士埋在盘龙岗两个程姓坟墓之间,因为是私山,山主是不允许其他人埋葬的;坟头有修碉堡的砖结在面上,这与当地人用石头、石灰或三合土结面的习惯不一样;坟的侧面竖一块小砖碑,而不竖在正面,与当地习惯也不同。

此外,还根据张永福提供的线索,在孤老院寻找到了为就义前的瞿秋白拍照的赖韶九,当年,赖韶九是“艺园照相馆”老板,经赖证实瞿秋白就义前后3小时内,他为瞿秋白拍过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在公园亭子里,一张是在牺牲倒地后。老人回忆说,“1935年初夏的一天,国民党36师一位官员叫我去照相,先到中山公园为一位‘罪犯’照相,随后在罗汉岭为枪杀后的‘罪犯’照相。第二天照片已冲洗好,36师的长官前来取照片时曾说,昨天枪杀的是共产党的大头目瞿秋白。我听后非常震惊,也非常敬仰他那种视死如归的精神。因此我把在公园照的相放大了好几张,并用镜框镶了一张挂在我的照相馆内,第三四天也有好几个36师的官员前来要这张照片。”赖韶九还说,烈士在亭子门边作激昂的讲话,临刑时边走边演讲,视死如归,神色不变,烈士身上穿白内衣、黑外衣、白短裤。这与为瞿秋白收尸抬棺的张永福的回忆一样。

调查小组还经过努力找到了当时周围其他几个目击者,一个是住在附近曾目睹瞿秋白就义现场的农民罗仁发,据他说,瞿秋白“这个人的性情很硬(即气节高之意),宋希濂劝他投降,他坚决拒绝,结果被杀了”。一个是当时在盘龙岗放牛的黄田背村的吕文明,他回忆说,他看到几个穿军装的国民党士兵在监督泥水工人造坟,“这座无名坟是用拆除的城墙砖筑的,根据长汀的地方风俗,本地人不可能也无必要用拆除的城墙砖筑坟墓。因此可以说这座坟墓不是本地人的。”还有一个也是住在黄田背村的名叫刘玉堂的,回忆,当时他从城里挑粪回家,看到有4个人抬着一具白木棺材到盘龙岗埋葬。

调查小组还走访了盘龙岗山主程椿生,他回忆说,1936年清明节到盘龙岗扫墓时,发现在他家墓地下方5米处添了一座新坟墓,因为新坟墓所占地方是他们家的,他们就在坟墓的一边立了一块木牌,上写“此山是程家私山,新筑的坟墓应立即迁移。”但从来没有人把坟墓迁移走,后来才知道此坟墓是国民党36师派人筑造的,埋葬是一个外地的“罪犯”。

依据调查,基本确定了瞿秋白墓地的位置。1951年7月,在长汀县长游荣长的亲自主持下,启坟开棺查验,经测量坟墓长2.59米,宽1.5米,高0.8米。所用的白木棺材与张永福等人的说法完全相同,但棺木有点腐烂,遗骨挖出时也因棺材腐烂,脊背已全部腐蚀土中,肋骨胸骨已碎成1寸左右的细骨,但头骨很完整,同时还有五个白纽扣。经在场医生检查判断认为:这个人身材不矮,年纪不会超过40岁,与瞿秋白就义时身长年纪及弹中胸部等情形大致相符合。当时,整个发掘过程都进行了拍照,遗骸从棺木中取出后,用火烘烤,然后装进一个大陶罐内存放在长汀县人民政府后院的八角亭内,五个白纽扣是瞿秋白生前所穿的旧内衣纽扣,长汀县将五个白纽扣寄给在北京的瞿秋白的遗孀杨之华确认,杨之华看过纽扣后回忆说:“此纽扣是秋白从上海进入中央苏区时穿的衣服上的扣子。”

为慎重起见,1951年11月21日,龙岩地委再次派出五人小组前往长汀进行调查核对,对埋葬地点盘龙岗、就义地点罗汉岭进行实地详细勘察,查寻工作到1951年年底圆满完成。

1952年4月5日清明节,长汀县为瞿秋白举行为期一天的万人公祭活动,4月6日,瞿秋白遗骸由长汀县长及一个武装警卫班护送到福建龙岩地委,龙岩举行5000余人参加的迎接仪式,不久,又由龙岩地委派出要员护送瞿秋白遗骸到北京。而长汀为了纪念瞿秋白,由福建省人民政府拨出专款,于1952年下半年开始,在瞿秋白就义地罗汉岭建造了瞿秋白纪念碑,于1955年6月18日完工,碑高35.618米。

安葬遗骸经过

1949年新中国建立之初,建造革命公墓的事就被中央提上了议事日程,12月,北京市委、市政府依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为中国革命而牺牲的烈士兴建陵园,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和秘书长薛子正具体负责筹备工作。经过多方勘察后,京西八宝山南麓的护国禅林寺被选中。当时寺内还住着一些道士和太监,将护国禅林寺辟为墓地也曾遭到寺内道士和太监的抵触。

护国禅林寺共占地80亩,有殿堂、房舍57间,附属房舍84间,1949年被北京民政局接管后,寺内的50余名道士和太监全部迁出,护国禅林寺的殿堂部分被改为骨灰堂,寺院四周则被辟为墓葬区。

最先移葬革命公墓的是1927年被杀害于北京安定门外箭楼西边的烈士王荷波和另外17个烈士,移葬仪式由周恩来主祭,李立三、彭真等人陪祭。1955年,瞿秋白逝世20周年,其遗骨由福建长汀被迁至革命公墓。

八宝山革命公墓最初均为土葬,1956年4月,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中南海怀仁堂的一份倡议书上签了字,自愿实行火葬。1958年,八宝山革命公墓建立骨灰堂后,开始陆续有骨灰存放,所以瞿秋白墓算是土葬。

“文革”开始后,瞿秋白因为在狱中写的《多余的话》而被定为“叛徒”,红卫兵冲进公墓,瞿秋白的墓被毁掉。在“文革”十年期间,八宝山革命公墓内被破坏的坟墓有120座,其中砸坏后取出尸体的坟墓有3座,而瞿秋白墓是破坏最为严重的一座,在1966年的一天,瞿秋白墓被几百名红卫兵挥镐夷为平地。

1979年后,被破坏的墓地开始修复,包括瞿秋白墓在内的100余座被破坏的公墓全部被修好。

原载于《档案大观》2009年3月20日407期3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