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他山之石 > 正文

《阵中日记》中的梦魇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09:53 发布者: 

文章作者:特邀撰稿人 杨 光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图为 1939年,集纳出版社出版的《阵中日记》原文影印件的封面及内页。 (此档案现存于湖北省档案馆)

“出发终于紧迫着到来了,今天是准备的第一天,从早晨起就准备……父亲却跑来了,忙得很,真不得了呢!不过这一次总不能生还了,能见一面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吧!”1937年8月1日,一个叫中村义夫的侵华日军在他的《阵中日记》开头写了这样几句话。中村义夫原籍东京市大森园,当时为日军步兵第五十一联队第一中队的伍长(班长)。《阵中日记》是新四军战士在南京秣陵关附近的某次战斗后清理战场时找到的。中村义夫的《阵中日记》从1937年8月1日记起,到当年的9月30日中断。

1937年8月13日,抗日战争中中日双方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淞沪会战在上海市郊爆发。中国军队先后有70余个师的兵力和250架战机投入战斗,日军也有10个师约28万人的兵力和500余架战机参战。8月13日至9月11日,中国军队在上海市郊积极防御,拼死抵抗不断登陆的日军;9月12日至11月4日,两军卷入血腥的巷战,逐条街道、逐幢楼房反复争夺;从11月5日起,中国军队因侧翼遭到日军的攻击,开始撤退,上海于11月12日陷落。淞沪会战期间,中国军队伤亡29万人,日军伤亡4万多人。

中村义夫从日本来到中国后,恰逢淞沪会战,他在《阵中日记》中记录了他的亲历:“大家好像习惯于船的摇摆了,都有精神。从午前十时起,海的颜色就变化了。已经接近了上海扬子江的泥水,流着成为红色。午后二时入扬子江,真也广阔,像海一样,一点也不觉得是河。看见各国的船。特别可惊的是英国的船只之多。不久,船行进黄浦江,河水变成泥水了,这周围在表示着激战,战迹也现出来了。在巨大的烟囱上,开(有)着炮弹的痕迹,好像在表示着精锐炮兵的手腕……家家户户因为受着炮击和轰炸,都一塌糊涂了……到处可以使人想起当时激战的情形。”“午后十二时三十分由上海开向南京。上海南京间全为湖沼地带,进攻南京的部队大约吃过苦头的吧……”“约行九个钟头,午后九时半到南京下关站,站附近的建筑物已完全破坏得一塌糊涂了,这里好似也驻着重兵,军用汽车频烦(繁)地左来右往。走进离站的一□(公里)靠城墙边的临时兵营中,并排住着百一师团的骑一与辎重一,无论走到哪里尽是兵士,真是骇人。”

中村义夫的《阵中日记》以一个侵华日军的角度写下了他内心的感受,其中不乏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毒害后的残暴一面,如“把在国内所受的闷气,到彼地去伸吐个痛快吧!一上陆就干个痛快!”“出现了七十名左右的可疑的家伙,把他们捉住,电信队的那些人拳足交加的殴打他们……尽力打好啦。”同时,他在日记中也表现出强烈的厌战、畏战情绪,如:“碰到凄然来送别的楠谷和小西。也许是最后的别离了吧!十时五十分,在‘万岁’声中,由福知山站出发,所有一切都不能再看见第二回了……这回归来时,是白木箱(装日军骨灰的盒子)?松叶秋(日军伤兵用的手杖)?”日记中亦提及他时常在“慰安所”里寻求“安慰”:“我们则于午夜二时去洗澡,澡堂的隔壁有‘皇军慰安所’这个东西……洗澡只是名目,好像隔壁才是好地方,大家都不知去‘洗’过多少回‘澡’。”

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空前的灾难,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中村义夫在《阵中日记》里所表现出来的矛盾和痛苦的情绪,其实在很多日军官兵中都存在。《阵中日记》虽然只记录了两个月,最后因中村义夫被新四军击毙而中断,但它却从一个特别的视角讲述了许多日军的真实心态和历史真相。侵略战争只会给人类带来灾难,也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3年5月9日 总第2454期 第三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