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他山之石 > 正文

审时度势 运筹帷幄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09:53 发布者: 

文章作者:杨来青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图为 1948年4月28日,毛泽东亲笔起草的发起青即战役的电文。 (此档案现存于中央档案馆)

1949年4月28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同意对青岛举行威胁性攻击》命令,批准山东军区发起青即战役,解放青岛。笔者前往中央档案馆查阅复制这份在青岛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电文,意外地发现这份电文竟然是毛主席亲笔起草的。在4月21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跨过长江,向全国进军的重要时刻,毛泽东为解放青岛亲笔起草命令,可见青即战役在中央看来,绝不是一次普通的战役,这场战役关系复杂,意义重大,需要最高领导人作出决定和指示。

发起青即战役的电文内容如下:

山东军区并告华东局,粟、张:

卯有(4月25日)电悉。同意对青岛举行威胁性攻击,第一步集十二个团,对若干据点试行攻击。得手后看情形再决第二步行动。其目的,是迫使敌人早日撤退,我们早日占领青岛,但又避免与美军作战(此点应与部队干部讲明白)。

军委,卯俭(4月28日)

此电虽文字不多,但内容丰富。一是明确指出了青即战役目的是逼退敌军,而不是打歼灭战;二是特别强调我军要避免与美军作战。毛主席作出上述决策,充分考虑了青岛的敌我态势,考虑到保全青岛城市的需要,考虑到中共、国民党政权与美国国际关系的特殊情况。

青即战役主要目的是迫敌早退

解放青岛是在全国解放大势已定,青岛战场敌强我弱背景下的一次战役。1949年初,国民党军队在华北孤据青岛、长山列岛,驻守青岛一带的是国民党第十一绥靖区的32军、50军、海军第二军区等部队,人数在5万人左右,主要阵地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此时人民解放军山东军区所属地方部队大批补充野战军,准备渡江作战,青岛附近我军可以参战部队只有12个团,兵力在3万人左右,这些部队不仅兵力和武器装备不占优势,且均由地方部队升级为主力部队,干部战士大都没有经过大战锻炼。

1949年4月25日,在解放军打过长江解放南京之后,山东军区致电中央军委及华东军区,分析了敌我情况,建议趁青岛国民党军队动摇恐慌之际,以迫敌速走为目的,组织32军和胶东军区部队发动青即战役,集中优势兵力,攻击分散守备之敌,稳步前进,以便在敌军全部撤退时迅速进入青岛,防止敌人破坏城市。

以弱势之兵解放青岛,发动战役的时机极为关键。中央早已洞悉国民党军队弃守青岛、兵力南撤的图谋,把敌军撤退视为有利战机,以达到用最小的代价迫敌早退、保全城市的目的。山东军区在来电中报告,有情报讲,国民党空军全部南飞,驻青美军全部离陆登舰,敌204师已经南撤,国民党守军决定两周内撤离青岛。

从中央4月25日收到山东军区的电报,到28日回电,对这封标有“AAAA”(我军电报的最高等级,表示最为急要)的来电,毛主席在酝酿三天之后才予以批准,表明中央对发起青即战役非常慎重,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作出的决策,毛主席一方面认定发起青即战役的战机已经成熟,虽然兵力上敌强于我,但只要敌军无心恋战,我军完全可以以局部的胜利形成高压态势,逼迫敌军早日撤退;毛主席对青岛我军以弱攻强的形势了然于胸,从解放军在青岛一带的兵力不具备大规模歼灭敌军的实际情况出发,为部队作战行动制定实事求是的方针。

解放青岛与中美关系

毛主席在电报中特别要求参战部队“避免与美军作战”,说明解放青岛不是一个单纯的军事问题,在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面前,毛主席是在中共对美政策大格局中思考解放青岛问题的。

一是考虑美国对华政策。随着国共内战全面爆发,美国政府虽然在表面上支持和平解决国共争端,但其政策从开始支持国民党政府反共内战,到1949年2月,采取静待形势发展而后确定对策,其对华政策一直处于摇摆、矛盾之中。解放青岛前夕,面对解放军向全国进军的形势,美国更急于从中国内战中“脱身”,但又难以摆脱国民党政府的纠缠,还想与中共建立一些联系以便维护其在华利益,保持一些影响。

美国把青岛作为海军基地,常年驻扎其西太平洋舰队的十至十五艘巡洋舰和驱逐舰。1948年11月初,美国驻青海军陆战队为旅级单位,隶属美国太平洋舰队,作战部队四个营2000余人,驻青总兵力3470人,同月从关岛增防1250人。1948年12月初,中共中央接到报告说,一个被认为与马歇尔和美国国务院过从甚密的美国记者告诉中共代表,美国承认新中国的条件就是政府中要有美国可以接受的反对派,以及允许美国在上海和青岛有驻军权。可见美国对长期占据青岛海军基地持有幻想,甚至将青岛作为与中共打交道的筹码。在美国对华政策的大框架下,驻青美军的主导思想是避免与解放军直接冲突。1949年,美军逐步撤出青岛。我军发起青即战役后,美军除留下海军陆战队一个班护卫驻青领事馆外,5月4日全部撤离青岛。

二是考虑国民党政权把美国拖入中国内战的企图。1949年,国民党政权随着战局的不断失利而行将崩溃,这一时期国民党政府处理与对美关系的宗旨为:其一是继续争取美国的援助和支持,阻止美国从国共内战中脱身;其二是使中国内战国际化,利用国际力量的介入来阻止中共夺取全国政权。在华北仅余青岛数地的情形下,国民党政府更是千方百计留住美国部队,既作为防护盾牌,也为拖美国下水留下伏笔。1949年3月,兼任青岛市长的国民党国防部次长、山东省主席秦德纯,在其回忆录中记述了4月初他和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一次谈话。秦德纯把青岛比喻为象棋的边卒,说中共已经在长江以北吃掉了车马炮,为什么不吃这个卒子,“我认为就是青岛是在太平洋西岸的海军基地”。他指出,如果美国不干预中国内战,共产党在控制中国大陆后,必然侵入东南亚各国,“民主国家阵营与集权国家阵营在亚洲的比重,就会发生变化”,要求美英等国发表声明、援助物资,采取强硬措施帮助国民党政府实现划江而治。这些混淆是非的观点,是当时国民党政府为争取美国支持的一种外交策略。

三是考虑了中共对美外交的总体战略。基于对当时形势和美国对华政策的认识,中共中央在1949年提出了处理与美国关系的一些基本原则。首先,在思想上、军事上做好美国干预中国内战的准备;即使美国直接介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将把战争进行下去,直至取得民族的独立和国家的统一。在解放军渡江南下之际,仍然在华北保留了机动部队,就是预防美军在华北登陆。其次,实行政经分开,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有生意就得做,奉行互通有无的原则。再次,在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问题上,采取“现在不应急于去解决,而且全国胜利以后的一个相当的时期内也不必急于解决”的态度,实行“另起炉灶”和“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方针。最后,在具体策略上,中共中央指导思想是采取谨慎的态度,避免给美国干预中国内政以口实或借口。

青即战役期间,我军面对复杂局势,按照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准确把握战机,英勇奋战,达到了逼敌早退、保全城市的战略目的,使青即战役成为我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又一典型战例。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3年4月25日 总第2448期 第三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