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他山之石 > 正文

中共地下党迎接西安解放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09:53 发布者: 

文章作者:贾秋玲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1949年5月21日,《国风日报》(简报)报道了西安解放的消息。 (此档案资料现存于陕西省西安市档案馆)

1949年5月20日拂晓,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六军全线抢渡渭河成功,全歼南岸守敌,直逼陕西西安。上午11时,解放军第十六师四十九团进抵西安西门,国民党西安团管区在王子伟的带领下起义,闵继骞率领的“民众自卫总队”亦主动撤出城防,解放军顺利地进入西门,向城内搜索;我第四十六团从南门攻入;第四十八团在四十六团的配合下,占领了西郊飞机场。第十七师五十团占领三桥火车站后,登上前来迎接的中共地下党员李瑞五带领铁路工人准备好的火车风驰电掣般向西安开去,在火烧壁附近只用了二三十分钟就消灭了由北郊草滩撤退的敌军,迅速占领了火车站,夺下北城门,与第四十九团在钟楼会合。这时西安城内的中共地下党组织早已发动群众,积极迎接攻城部队。下午2时,古城西安已完全在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六军的控制下,军长罗元发等随同部队进驻西安,西安解放。

参加西安解放的第六军军长罗元发在回忆录(现保存于西安市档案馆)中写道:“我党在西安的地下党组织,工作做得非常出色,为迎接解放军进城做了许多工作。”

据西安市档案馆保存的档案资料记载,早在1948年,按照党中央的指示,西安的各级各类中共地下党组织就开始为迎接西安解放做积极的准备工作。

1949年4月10日,西安市工委书记韩夏存写的《西安工作报告》(部分)。 (此档案现存于陕西省西安市档案馆)

中共中央社会(调查)部西安情报处(以下简称“西情处”)处长王超北,利用自己和国民党西安市长王友直的同学关系,做通王友直的工作,使王友直愿意为我党工作。1948年8月,国民党行政院命令西安市政府将市属基干队扩编为自卫总队,并规定市长兼任总队长,副队长由西安市警察局局长和警备副司令分别兼任。为了将这支2000余人的队伍掌握在我党手中,王超北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和王友直商定,让王友直借口两个兼职副队长各有专职,必须设专职副总队长一名,使部队有人负责,以免贻误战机。得到允诺后,王友直即以西安市市长的名义向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发电,请求借调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办事处主任闵继骞担任自卫总队少将副总队长。与我党保持密切关系的闵继骞在胡宗南主办的第七分校工作多年,为胡宗南所信任。同时闵继骞又利用自己的人事关系,从绥署和七分校内部竭力活动。闵继骞上任后,党组织立即派雷振山、闵尚志、张经纬等多人协助自卫总队工作。1949年5月19日,奉胡宗南命令留守西安的国民党西安警备司令杨德亮急于逃跑,将西安城防交给了自卫总队。闵继骞立刻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布置城防,并对主要单位如省市政府、仓库、银行、工厂等派兵保卫。闵继骞还派雷振山、闵尚志、张经纬等带领卡车队日夜巡逻,严防胡宗南军队和特务的破坏。20日11时,解放军第十六师四十九团到达西安西门,闵继骞率领的民众自卫总队主动撤出城防。

中共西安市工委通过统战工作,争取和团结了一批国民党各部门的工作人员。西安解放前夕,市工委要求省市政府、国家机关设在西安机构中的统战对象保护档案资料,将来协助解放军进行接管和接收;要求掌握武装力量的统战关系,在秩序混乱时带人维持社会秩序,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与我党有统战关系的王子伟,1948年4月从延安调任国民党西安团管区司令后,中共地下党员崔一民继续与他保持密切联系。12月,中共西安市工委成立后,也把策反西安团管区司令王子伟起义作为一项主要工作。1949年5月初,国民党师管区司令要求王子伟率团管区西撤宝鸡,只留一个新兵征集大队继续征兵。王子伟与崔一民商议后,以留一个新兵大队征兵有困难为由,将团管区留在了西安。5月20日上午,解放西安的外围战斗打响后,王子伟率部成功起义。此时,国民党驻西安的军、警、宪部队纷纷南逃。王子伟按照市工委委员崔一民的要求,带领臂缠红布条的起义部队到西华门邮电局、省立医院、五味什字军需局等处,保护财产,维护治安。

中共西安市工委还采取多种形式,与中国民主同盟、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等民主党派组织建立密切联系,广泛团结各界爱国民主进步人士。杨子廉、李虎臣、成伯仁、寇遐等社会知名人士,都同中共地下组织保持着联络。陇海铁路管理局局长袁伯扬是民革西北地区特派员,中共党组织从1947年就开始做他的争取工作。市工委成立后,工委委员朱子彤为了方便和掩护工作,就住在西安玄风桥启新巷一号袁伯扬的家里。1949年4月,胡宗南要袁伯扬将陇海铁路沿线机车全部调集宝鸡,拟于撤退时破坏。袁伯扬立即通报了朱子彤,两人商定将部分机车停放在宝鸡,以应付胡宗南;西安一带完好的机车,动员工人拆卸隐蔽;其他各站机车,一律疏散到咸(阳)同(官)支线。5月初,根据市工委的指示,袁伯扬组织了铁路护路团,自任团长,并要求各车站、工厂、路段均建立护路队,看守桥梁和重要场站。经过袁伯扬的努力,陇海铁路局大多数的机车和客、货车辆得到了完好的保护。5月20日,从三桥火车站载着第十七师五十团奔向西安的那列火车就是铁路工人们按照袁伯扬的安排保护下来的。

西安解放前,同“西情处”、西安市工委一起战斗在西安隐蔽战线的还有西安军事情报组、西安调查站等。为了迎接西安解放,他们在搜集国民党胡宗南军事集团重要情报、宣传党的政策、发展党员、统战及瓦解敌人、组织动员广大人民群众开展护校、护厂、护局斗争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工作。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不懈努力和西安人民的积极支持,一个完整的西安城在1949年5月20日顺利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3年5月20日 总第2459期 第四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