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档案与历史 > 他山之石 > 正文

破解“燕子李三”之八大谜团(中)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2日 09:53 发布者: 

谜团三:旧京神偷,莫非真有轻功

燕子李三号称神偷,神在哪里?莫非真有轻功缩骨之术?且看最能显示李三神偷的四件事:

一是偷盗。1924年11月24日后半夜,李三蹿房越脊潜入执政府秘书长梁宅进行偷盗。在夜半更深,人们熟睡之时,能做到上下自如,无声无息。翻墙入室时,如走平地。在携带皮包、皮衣等八件重物时不但能轻便如燕,而且还能头脑清晰地原路返回,实属不易。

二是越狱。《京报》载李三因不堪在狱中有人激将,于1929年6月29日晚9时,从二监越狱。越狱当晚,狱吏查监问李三:“还不熄灯睡觉哩。”李三说:“我正打算跑哩。”狱吏以为玩笑。李三却趁着灭灯后不慌不忙,脱去镣铐,将窗上铁棍折断由窗洞钻出,纵身一跃,已到房上,接连蹿过几重院落。待狱警发觉时,为时已晚。

三是格斗。从二监越狱两天后,侦缉队拿获越狱的李三。档案载“由侦缉队探兵李文奎首先扭获,被贼咬伤手腕,最为出力。内一区巡警夏永顺跟追帮同捕获,次为出力。侦缉队班长韩钰山、梁保全、探兵程瑞群等二十七名随后赶到,帮同拿解;内一区巡长刘桐山、巡警常玉华、王增秀、关古与宪兵刘振邦、杜德山陆续赶到,帮同缉拿,亦属在事出力”。从侦缉队报送的这份请奖呈,可见为对付赤手空拳的燕子李三,竟需要侦缉队、内一区警察、宪兵三个部门的三十五人参与,可见其功夫高强。

四是胆大。1934年8月8日深夜2时盗潘宅,李三在雨中“越墙入院,进屋后将电灯全开,光亮如昼。彼于灯下安然施其伎俩。时有厨役某发觉,乃外出乘其不备,将李腰挟住。李毫未惊慌,略舒双臂,将厨役抱起,放置屋内,威嚇不得声张,并索火柴吸烟,与厨役闲话。厨役因力不能敌,未敢高声,任其逸去。李之贼胆可见一斑也”。

以上四事说明燕子李三艺高胆大,非常人可比,算得上神偷。但传说中的轻功及缩骨术,显然是夸大。至于盗窃中极少失手,是因为每次作案前都要经过周密细致的摸底,并配有特制的药水和各类钥匙。作案中极少声响,不留痕迹,是因为常穿五六双布底袜子,且有蹿房越脊的本领。至于翻越高墙,则多是借助树木、电杆,或蹬墙借劲,用手扒沿,不可能旱地拔葱。

谜团四:迭经感化,缘何积习难更

燕子李三终其一生,以偷为业。虽饱受铁窗之苦,却屡教不改。抛开个人因素,社会原因也难逃其咎。据其律师蔡礼回忆:“沧州人练武的多,他在那儿学了点武艺。那时,他就小偷小摸的……十八九岁时,他跟着沧州一个走江湖的班子到河南洛阳卖过艺。在洛阳时,班子住所里丢了东西,人家怀疑他,就把他赶出去了。他在洛阳人地两生,没有着落,便靠偷盗生活。”

1934年刚刚出狱的李三就被立功心切的侦缉队再次盯梢。并以“宿娼花钱挥霍,难免有复行偷窃情事”为由被抓。档案记述了李三从5月1日到17日的起居供词:16天中,3天嫖宿,2天回涿县老家探望母亲和胞弟,11天在北平的朋友家借住。所用衣物及钱财或为老家提供,或为朋友相赠。其朋友还“应允拏钱,由燕子李三组织开设毛巾厂”。供词中李三表示:“现在,我决不再做犯法之事,如买卖组织不成,我即往山东韩(复榘)主席处谋事,北平有数家商业均能担保。我恳求恩典,所具可供是实。”

而侦缉队罗列的罪名显系揣测。一抓旧案不放“查该犯系属著名惯贼……屡次越狱,脱逃有案”。二疑“此次释出后,并无营业,亦无一定住址,连日宿娼,花钱甚为挥霍,显有复行偷窃情形”。三诬“坚不承认复行偷窃,竟敢喊叫分队长名姓,咆哮公堂,如此凶悍,殊属目无法纪”。对无端诬蔑李三当然不会承认,至于喊叫分队长名姓,也算咆哮公堂、目无法纪,可见旧中国侦缉队的霸道。

事实证明,李三走出感化所后虽有宿娼,却未偷窃。但最终还是被警方以“倘任其逗留平市,深恐故态复萌,贻害地方,应请严行管束,以维治安”的理由,再次关进感化所。

这一关不要紧,却使已下决心浪子回头的燕子李三从此心灰意冷,走上了报复社会的不归路。

谜团五:家世显赫,尚待深入考证

燕子李三何处籍贯、何年出生、家世如何,说法甚多。

一是籍贯。有三种说法:一为良乡说,1916年档案载“我系良乡县人”;二为涿县说,1925年档案载“我系京兆涿县人”,此后档案均载涿县;三为沧州说,据1934年3月31日《京报》,李三对记者说:“我原籍河北涿县人,继迁往良乡县居住。”又据律师蔡礼《我所了解的燕子李三》一文中了解到,李三“小的时候跟着叔叔到沧州落了户”。由此推论,李三原籍为涿县,后迁良乡,再后落户沧州。

二是生年。对于李三的生年,说法更多。档案中,1916年李三供16岁,应为1900年生;1927年李三供30岁,应为1897年生;1935年李三供40岁,应为1895年生。1934年3月5日《京报》载《感化所中之燕子李三》一文“李三……今年已经46岁了”,应为1888年生。面对多种说法,如雾里看花。目前,比较为学界接受的是燕子李三生年为1896年,其病故时应为40岁。

三是身高相貌。始见1929年6月30日河北第二监狱公函,函请北平特别市公安局协助侦缉越狱逃犯李三,并出赏格大洋一百元。函称:“该犯身长5尺3寸(1.76米)、发黑、眉浓、面黄、腮尖、容貌长圆形、牙齿不全。”但又据1934年3月31日《京报》:“李三者,乃一瘦小枯干之人。背驼面黄微麻,且谈吐颇雅,文质彬彬。乍望之,真疑系一手无缚鸡之力穷酸。”此记者眼中的李三。大概正因“瘦小枯干”,方能腿脚利索,身轻如燕。

四是家世。对于李三的家世更多追溯是,1934年12月26日《京报》载《燕子李三狱中之谈话》:“余本沧州人,现年40岁。曾祖父讳天培,于清乾隆时,官至广东巡抚。祖父讳远藩,清时官至户部侍郎。父讳桂馨,为武进士出身。我家数世为官,至敝人,因淡于仕途,且鉴于国事日非,人心不古,遂隐于乡间。以余家世而言,财产足敷余一生生活。惟余天性奇特,视金钱如糞土,故乡中每有贫寒者,莫不解囊相助,以致偌大家私,完全送与旁人。迨家世凋落后,流为窃盗,余之天性仍难稍改,每见人有急难事发生,即设法为之救济。余所盗之物,均系出自富有者之家,变价后,即行清贫,固系毫未入私囊。”李三家世如此显赫,有待考证。 (未完待续)

(文中所示档案资料现存于北京市档案馆)

照片说明:

1、1929年7月8日,北平特别市公安局签发给侦缉队抓捕燕子李三的请奖呈。

2、1929年6月30日,河北第二监狱函请北平特别市公安局协助侦缉越狱逃犯李三的公函。(部分)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3年6月7日 总第2467期 第三版

档案查询

 

查档预约

网站地图